我們不必為報刊停刊歡呼雀躍

來源: 報業轉型

悲觀是一種很容易感染的情緒,現在,跟風悲觀成了報人朋友圈的時尚。

這兩天,朋友圈流行曬18歲,在媒體朋友圈中卻流行曬報刊停刊,《北京娛樂信報》《渤海早報》《湘潭晚報》《贛西晚報》《大別山晨報》《皖南晨刊》《白銀晚報》《臺州商報》《采風報》《球迷報》《上海譯報》……一些人在奔走相告,這家停了,那家又休了,報刊真的快完蛋了。這其中,有很多人恰恰是報人。似乎這樣做,就能夠與自己的行業劃清界限,就能顯得時尚,更像個轉型成功的新媒體人;或者顯得更悲天憫人,更有責任感些。我一直搞不懂,這是一種怎樣的心態。

對于某張報刊的消亡,我們最應該做的是從中總結經驗、分析原因、吸取教訓、避免重蹈覆轍,如《北京娛樂信報,這份即將停刊報刊的前生今世》,揭示定位的搖擺不定,加之第四子報的身份是停刊的主要原因;而不是一味展示、奔走相告、歡呼雀躍。

面對當前的困境,我們既不能像鴕鳥一樣視而不見,把頭深埋在自己的世界中,盲目樂觀;更不該妄自菲薄、跟風悲觀。

一、有生有死才是一個行業良性發展的特征

首先是,這批報刊該不該關?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,這批停刊的報刊,有很多報刊,似乎之前聽都沒聽說過,什么采風報、上海譯報、大別山晨報……我是研究報刊的,這些報刊我真聽過,但也僅僅是聽過,我沒有足夠的精力對其進行深入研究,我不知道這些報刊是一種什么樣的狀況,但按照我對當前中國報業結構的認識,這當中有很多報刊屬于早就該關停的“僵尸報刊”,就那么幾個員工,在一個明顯沒有市場的領域一直苦苦掙扎,關停對于它們來說,是最理性的選擇,如安樂死般無異于一種解脫。還有一些諸如湘潭晚報、贛西晚報、皖南晨刊、白銀晚報、臺州商報等,都屬于地市都市報晚報,地市的報業市場容納不下這些都市報晚報,經營困難、輿論乏力,也屬于被關停的行列。而北京娛樂信報、渤海早報則屬于省級報業集團中排位很靠后的報刊,在當前的這種形勢下,它們“護衛艦”“防波堤”的使命早就不被市場需要了,早就該關停了。

報業轉型是浴火重生的艱難歷程,以前,人們常常詬病中國報業最大的問題是只生不死,沒有退出機制,這與當前的股市結構是一樣的,一個充分競爭的市場,必須有新陳代謝機制才能夠永葆青春活力。讓一些不適應市場環境的報刊或報種退出,對于整個報業的發展來說是有益的。現在的關鍵問題是如何退出?如何保證員工利益與國有資產不流失的問題。

二、某些報刊的消亡并不代表報刊消亡

很多時候,一些人總是喜歡用一張報刊的生死來預言整個報業的未來。實際上,當前的報業并沒有那些人臆想的那樣不堪。不同報種的表現完全不同,都市報確實已經走到全面虧損的境地,但如黨報、行業報之類的報種,傳播力通過媒體融合迅速提升,經營情況已經觸底回升。黨報廣告收入穩步增長,成為報業頹勢下的一抹亮色。《南方日報》廣告應收同比增長6.33%;廣告實收同比增10.63%;《新華日報》廣告經營純利潤1.23億元;《河南日報》廣告同比增長14.53%,并且創造了《河南日報》歷史最高記錄;《大眾日報》利潤同比增長20%,收入和利潤均創新高;《四川日報》年廣告營收中,版面實收占68%,單純性的活動營收只占4%,新媒體收入占28%。《甘肅日報》《陜西日報》《湖南日報》廣告經營收入有所突破……

一些專業報刊也成為報業頹勢種的一抹亮色。據新聞出版廣電總局2017年7月發布的新聞出版產業分析報告顯示,綜合類與生活服務類報刊降幅較大,所占比重有所減少;但市場細分更為清晰、讀者對象更為明確的專業類與讀者對象類報刊降幅較小,所占比重有所提高。比如湖南的《快樂老人報》,借助郵報媒體營銷平臺,創刊三年發行量突破百萬份,目前期發量突破200萬份。

三、報業已經不再是“報業”

在都市報廣告經營大幅下滑,新媒體贏利模式不清晰,不能帶來足夠經濟增量,財政扶持不能包攬一切的情況下,多元化經營、跨界經營已經成為報業經營轉型中的必然選擇。有一些報業集團的多元化經營已經取得一定規模和成效,開始為報社提供資金支持。

我在調研中發現,凡是多元化經營搞得好的報社或報業集團,不僅生存問題壓力減輕,新媒體的發展和轉型也卓有建樹。近幾年一些報業集團的非報產業收入已經超過了報刊經營收入,河南日報報業集團2017年多元化經營收入占比超過65%。浙報集團近些年來大力發展網絡游戲等新興產業,網絡游戲收入占比超過30%,凈利潤占比超過40%,加上其他多元產業收入,多元產業收入占比將近50%。成都傳媒集團大力發展文化地產、網游、會展、策劃、教育、旅游等多元產業,目前,多元產業收入占比已經超過50%。2016年,長沙晚報報業集團通過推進全媒體廣告營銷、數字出版、電子商務、會展服務、網絡視頻游戲、文化旅游產業投資等多元化經營,利潤增長達40%,集團總資產估值超過30億元,地產將達200多畝,物業近30萬平米。2017年集團經營收入繼續保持兩位數的增速。此外,四川日報報業集團、寧波日報報業集團等多元化都取得了較大進展。

報業仍然是以報刊為主的產業,但是報業的營收來源已經不完全來自報刊了。報業的傳播力、贏利能力在向其他領域全面延伸。部分報刊的消亡并不能代表整個報業都沒有希望了。

四、來看一組令人振奮的數據

這兩個數據看似與中國報業無關,但從一個側面可以看出中國報業的前景。一個信息來自路透社新聞研究所的統計數據,顯示,2016年,美國報刊訂閱量大幅增加達9%;2017年以來的報刊訂閱量同比增長16%。而且,增幅的主要驅動力來自年輕群體。2016年,18歲至24歲的美國年輕人報刊訂閱量增幅為4%,今年大幅增加為18%,25至34歲的年輕人報刊訂閱量2016年增幅為8%,2017年飆升至20%。國外的專家分析,是在線上影視和音樂平臺的推動下,美國的年輕人已經習慣為高品質內容付費。愿意為在線新聞付費的美國人達到16%。

看來,美國的年輕人已經逐漸重新拿起報刊雜志了,他們或許也是煩透了那種所謂的碎片化閱讀了。這是橫向的對比。

還有一個消息來自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一年一次發布的《新聞出版產業分析報告》,顯示,同為紙質媒介的圖書2016年全國共出版圖書90.4億冊(張),增長4.3%,占全部數量的17.6%。同樣的報告在2015年,也是圖書增長3.96%。

有人說美國報刊的今天就是我們的明天,美國的報刊訂閱量在增加,難道我們不該朝這個方向努力嗎?連最傳統的紙質媒介圖書都在穩步增長,難道我們還應該在朋友圈感慨“花謝花飛花滿天,紅消香斷有誰憐?”嗎?

相關內容

編輯:Admin 時間:2018/6/6 12:17:12 閱覽:376   返回    
報業轉型,報紙停刊
掃描關注 53BK報刊官網
掃描關注 53BK報刊官網
20选5定胆